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正文

强化儿童读物监管审查 守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

2024-07-04 来源:华拓教育

阅读是孩子们获取知识、启迪智慧、健康成长的重要途径,健康向上的出版物是他们茁壮成长不可或缺的重要精神食粮,直接关系到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但调查发现,当前儿童读物出版市场充斥着“少儿不宜”的内容,负面问题依然不容忽视,部分作品已经脱离了“以孩子为本”的创作理念。在数字阅读加快普及的今天,让孩子“读好书”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对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应高度重视。在第29个“世界读书日”即“世界图书与版权日”之际,审视儿童出版物的版权保护等问题,对于守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尤为重要。

部分儿童读物变“毒物”,严重侵蚀未成年人身心健康。

近两年,部分儿童读物以黑暗、恐怖等内容为文学表达形式,与未成年人纯洁、阳光、多彩的传统叙事截然相反,极大消解了孩子们内心对美的理解。通过选取阅读近两年公众普遍反映不适宜未成年人的几种儿童读物发现:有的插图质量低劣、人物丑陋、五官失调,讽刺性误导性语言比比皆是,语言成人化、叙事刻板化,故事性、阅读性差,与未成年人的阅读习惯严重脱节,至今仍有上百种商品在电商平台销售;有的通篇充斥着调侃、恃强凌弱和欺软怕硬,以及不学、厌学等负面的思想,基本没有正向激励,在未成年人认知里,除了单调枯燥的校园生活,就是如何应付老师和家长,目前网络仍有一到四年级多个版本销售。还有一些儿童绘本内容低俗,打着获得国际大奖的旗号进入市场,成为许多低龄儿童的启蒙读物;有的漫画读物盲目追随流行语境趋向庸俗化、娱乐化;更有一些童书为博眼球,渲染血流成河、恐怖暴力、玄幻邪恶等不适宜未成年人的情节。“毒绘本”“毒童书”“染毒”的背后,暴露出的作者缺德、出版社失责、监管部门缺位等问题不容忽视。

出版社趋利避责,模糊处理少儿与成人阅读边际。

目前我国少儿出版处在快速发展期,码洋规模持续扩大,但毛利率逐渐下降,数量与质量不相匹配。有的出版社刻意模糊未成年人与成年人的阅读边际,公然打法律擦边球和营销心理战,在封面刻意印上“密室有风险,阅读需谨慎”等字样,诱导未成年人购买;有的出版社滥竽充数,篇章注水跳脱、语句艰涩难懂,重复出版、蹭热度出版、同质化较为普遍。仅以四大名著为例,有近2万种版本,既造成了极大的资源浪费,质量也参差不齐,折射出版门槛低等问题。高定价、低折扣销售也层出不穷,还有一些出版社重销量而轻质量,沉迷于“码洋神话”和“阅读快餐”,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特别是图书编辑队伍力量薄弱,与公众对高质量儿童读物的普遍要求存在差距。

盗版猖獗,违法成本低。

儿童读物的盗版、翻印是一个老问题,成了出版业的“牛皮癣”且久治不绝。随着出版数字化技术的不断创新,一些经典书、畅销书和低幼认知类产品成为盗版的重灾区,诸如媒体曝光的一些拼音版儿童读物,错误百出。近两年,一些电商平台已然形成盗售黑色产业链,而且新型电子教辅、绘本等网络读物监管缺位。盗版猖獗的背后,一方面,违法成本太低。根据2004年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违法所得达到3万元以上,才可能“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并处或单处罚金”,而判处三到七年有期徒刑则一般要求非法经营数额在25万元以上。但盗版童书大多定价较低、靠量谋利,个体盗版商一般达不到法定规模,从而让违法者规避法律制裁。另一方面,维权取证难、高成本、低赔偿,让很多中小出版社无力维权甚至放弃维权,让盗版者逍遥法外。再一方面,针对少年儿童出版物的法律规章相对滞后。无论是1995年颁布实施的《关于出版少年儿童期刊的若干规定》,还是《出版管理条例》,对盗版等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界定相对宽泛,出版市场监管与公众期待存在差距,与出版事业高质量发展的要求不相适应。

少儿读物是孩子无形的启蒙老师,具有不可替代的社会价值。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让孩子们健康成长关系祖国和民族未来”。面对儿童读物出版市场乱象,如不加以整治,必将潜移默化贻害广大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应加大监管审查和打击力度,还青少年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综上提出以下三点建议:

首先,健全法律规章,提高违法成本。应结合出版管理新形势新变化,对《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作出修订,按“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则”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并适度下调违法所得和非法经营数额标准,提高违法成本。同时对《出版管理条例》作出修订,细化出版社违规责任和盗版追责章节内容,特别针对模糊处理儿童读物少儿与成人边际、低俗营销、蹭热度出版、重复出版、出版内容同质化等问题作出明确规定,加快完善出版管理法律规定,推进行政执法与市场监管有效衔接。

其次,压实各方责任,强化监管审查。一方面,建立儿童读物出版资质分级管理机制。对儿童读物出版资质进行一次全面审查评估,进一步提高儿童读物出版准入门槛,禁止有不良出版记录的出版社从事儿童读物出版活动。另一方面,督导出版社严格执行“三审三校”标准,建立儿童读物分级管理机制,加快建立未成年人出版物国家分级标准和行业规范,强化市场流通监管审查。儿童出版物应明确标注适龄人群,强化动态监控。第三方面,建立儿童读物项目负责制和出版责任制,压实出版项目负责人和“三审三校”编审责任,对于违法编审人员,实行行业禁入机制,切实提高儿童读物出版队伍专业化水平。

第三,强化部门协同,形成监管合力。针对出版社盗版维权取证难、高成本、低赔偿等问题,统一各地非法出版物举报平台,依托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热线12318平台,开通侵权投诉和立案绿色通道,推动公安、工商、税务、金融、工信等部门加强协同,通过监管盗版者金融账户、将违法人员纳入征信体系等措施,提高立案结案效率,维护儿童读物出版社合法权益。

特别是加强图书电商平台监管,压实电商平台主体责任,定期开展出版物线上线下专项整治,持续保持儿童读物严格监管高压态势,从严追究盗版者、违法者责任,坚决斩断线上线下违法经营黑色利益链。同时,建立和完善优秀儿童读物版税减免等金融扶持政策,鼓励出版原创性作品,用优质作品占领儿童出版市场,为少年儿童提供充沛、良好的精神食粮与文化滋养。

(作者: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委员、民进云南省委副主委、云南工商学院董事长 李孝轩)